多年以后

纵有疾风起,人生不言弃。

  不知道到底想干什么,想哭,想大哭一场,可是哭不出来,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想哭,压抑沉闷的感觉又回来了,好想逃离一切,好想离开。
  可我离不开啊,我到底再干些什么,莫名其妙,无病呻吟。想大叫,想发泄,想尽情的把情绪都倾诉出去,可我不能,没人倾听,我也不知道如何讲诉,故事太长,我不是个适合讲故事的人,讲出不来啊。
  真是丧得要死,这样的我还渴望温暖,真是可笑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4.28       21:15

评论